徐棻、田蔓莎、叶长敏 三位“奇女”一台戏,传承川剧德与才


《马克白夫人》中的叶长敏。 本文图片由成都市川剧研究院供给 。

《马克白夫人》中的叶长敏。 本文图片由成都市川剧研究院供给

徐棻

田蔓莎

叶长敏 “水淼淼,雾茫茫,心凄凄,意惶惑。

  ”一曲川剧《阴阳河》的亮嗓,引得不少观众称颂:“这基本功真好。”9月28日,叶长敏川剧小戏表演专场在锦江剧场上演,本场演出由著名剧作家徐棻老师亲自承当艺术指导,国家一级演员田蔓莎承当讲授教师,成都市川剧研究院国家二级演员叶长敏看成承接学生演绎川剧《阴阳河》《三口岔》和《马克白夫人》三折戏。□本报记者李婷一场戏,串起三代川剧人的戏缘走台、屏息、凝神、吟唱,演员叶长敏在三场风格差异的小戏中讲解了性格互异的旦角形象。

  越发是《三口岔》中,将喜剧混搭哑剧,全剧固然仅三人,但叶长敏与搭档凭借富足生活气息的动作和表情“抖出”不少笑料,引得现场不少老戏迷笑出声。“排练会累,但我要对得起自己,也要对得起田老师。”叶长敏说道。向来这三场小戏排得并不轻松,并串起了三代川剧人。2016年,凭借徐棻改编的川剧《死水微澜》等作品被人谙习的田蔓莎,已解脱四川在上海戏剧学院工作十余年。

  徐棻随成都市川剧研究院赴上海演出时告知田蔓莎,有位勤恳发愤的青年演员很喜爱她演的《马克白夫人》等3个小戏。“你有空好好教给她吧。”徐棻对田蔓莎说。田蔓莎心里有些猜疑,《马克白夫人》也是“师父”徐棻为自己量身打造的川剧之一,剧本还被美国学者翻译成英文本,与演出录像一起收入美国世界莎学研究会资料库,只是叶长敏擅长的是武旦,而这些戏里的角色是花旦,这样的“跨界”表演对一个专业演员来说都并非易事。

  只是,既然“师父”平时对人严格,一开口从不说假话,假使她说这个演员勤学,那肯定是果真不错了,于是田蔓莎就遵从了建议。但由于田蔓莎长年在上海工作,抽不出时间归来回头教四川学生叶长敏。三年间,叶长敏首先再三观望田蔓莎的演出录像,自学自练,在承当川剧团日常演出外,自己“补课挤时间”,行使田蔓莎在上海工作的间隙,往返指导。

  田蔓莎感喟道:“叶长敏执着的艺术精神打动了我,是她的勤学和对我的笃信,才有了我们今天的戏缘。”几十年,勤恳种下川剧德与才川剧《阴阳河》《三口岔》《马克白夫人》三个小戏的创作,既来源于传统,又突破了传统。田蔓莎和曹平导演等主创团队,在编剧和艺术指导徐棻老师的指导下,从传统出发,寻找传统中的精髓和创作元素,按照徐棻老师的艺术追求和艺术理念,创作出这三个小戏。

  “长敏儿这个女娃娃9岁就演小白蛇了,是我们看着长大的。”成都市川剧院不少长辈回忆。叶长敏8岁学艺,9岁上台,川剧之路并不是顺风顺水,繁重之时,她也曾想过放手,但许多老师对她的评价是:“姑娘人勤恳又谦虚指导,大角色能演好,小角色也不挑。”甚至连徐棻都禁不住说:“长敏人受苦,自己又有灵气,每次稍一点拨就能懂得艺术感觉,最关键的是,她脾气很好,这种虚心踊跃的性格,让与她合作的老师都很想多帮帮她。

  ”对此叶长敏总是笑称:“这是我的倒霉。”天道酬勤。2006年,叶长敏考入成都市川剧研究院,在剧院携带和众多老师、同伴、艺友们的帮助和指导下,她参演了《欲海狂潮》《金山寺》《武松打店》《花田写扇》等很多部大戏,也承当了戏中一些角力计较严重的角色,其中《欲海狂潮》还荣获中宣部“五个一工程”奖,演出取得很多老师和观众的肯定,并奔赴英国、德国、美国、日本举办文化交流演出。

  但此次得以举办个人专场,其中的意义还是令她侧重和激动不已。相对而言,田蔓莎便显得轻松不少:“站在这个舞台,我既是老师,也是学生,出格感德。”田蔓莎回忆,从1995年的《死水微澜》到1999年三个新创川剧小戏,都离不开“老师”徐棻的创意和策划,才让她两次取得中国戏剧“梅花奖”,往后艺术之路越走越宽,因此把这部戏传给叶长敏,也是以徐棻老师为代表,一代代川剧人德与才的传承。

  “我传给长敏,长敏近几年因为自己的发愤,戏路也越来越宽,但愿她能传给下一代人。”“川剧传承不但是一个个人,一台台戏,它不是一件急功近利的事。从叶长敏的灵气和勤恳中,我看到她自己因为对艺术的热爱而接下的善缘,这种热爱艺术的专业的品质,在现代的青年演员身上才最 稀缺,但愿她往后能在这样的品质下走得更远。”85岁的徐棻说道。

  新闻推荐